回到家,爸爸忽然想到了什麼事,
說要給我看他到學校去印的東西。

「這是用印照片那種機器喔,特別的機器印的。」
(印照片?相片印表機嗎?)
爸爸拿出一個信封,抽出了兩張長條狀的照片。
原來是 Okita 之前穿畢業袍放在網路的照片啊。

 Okita

Okita

有點厚度又帶著光滑面的紙,這應該是照片專用紙吧,
不過畫面有點模糊,我納悶著這是 Okita 的 600 萬畫素相機的畫質嗎?

「你是直接抓網頁上的圖片嗎?」
「是啊...?」
「印照片可以叫 Okita 傳原始檔回來,解析度會更好。」
「.... 喔。明天要帶回去給阿公阿嬤他們看。」

我再看了看這兩張照片,反而有點傳統印相的味道。

隔天姑姑們也回到鄉下一起慶祝父親節,
爸爸很得意的把照片拿出來,好像在分享寶貝似的,
「這是我去學校用專門的機器印的喔。」
大家很高興的傳閱著照片,並沒有人在意畫面是否不夠清晰。



回到了新竹,我又想起了這件事情。
我才明白爸爸第一次拿照片出來的時後,
想分享他成功地把圖片印出來的成就感,
反倒是我卻像是灑了點水在他的熱情上。

有的時候,我是個冷漠的人。
對於別人情緒反應不太敏感,
也許是因為我習慣在自己的世界中思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gus 的頭像
Magus

magusmax

Ma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kita
  • 可能我們家的人都比較獨立吧,但就算不時時噓寒問暖,情感還是很深厚的。至少對我還說,你是一個好哥哥(只怕我不是個好妹妹XD)也許能意識到自己的偶爾冷漠,就是走出冷漠的最好契機吧。
  • 什麼是好哥哥和好妹妹啊?不要想太多了啦,我倒覺得我們家就是這樣啊,要是突然變得太熟我還不適應呢。><

    Magus 於 2008/08/29 16: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