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得知台北歷史博物館將展出 Millet 畫作的時候,
我就很期待展期的開始,於是上個禮拜一請假圓夢。


西門町

在大太陽下排了快一個半小時的隊伍,
好不容易進入展場,依然是人山人海!

我原本想安靜、從容地端詳每一幅畫作,
卻只在離畫作好幾公尺,數十個人影身後隱約看見整幅作品。
我為了 Millet 的名氣而來,也因 Millet 的名氣而失望。

刻意的不先做功課,
因為我想知道陌生的畫會告訴我什麼故事。
我不想知道 Millet 為什麼畫那幅畫,
也不想知道 Millet 想說些什麼(抑或那也是別人的揣測?),
我只是看著畫,想了想,然後離開。

嘈雜的會場以及逛累了蹲坐在牆邊的小朋友反而吸引我的注意,
我想除了作品本身給參觀者的意義外,參觀活動也是一種感染。
在微亮燈光下保護的畫作,我好奇我所見的色彩,
是否完全展現了 Millet 當時在夕陽下擁有的生命力。
(我懷疑拾穗以及晚禱是以寫生方式完成,但我很想在陽光下再一次的認識這些作品。)
(油畫真的是很神奇的素材,在燈光下凹凸的筆觸讓樹葉反射出閃亮的光澤。)

最後一個展廳是受 Millet 影響的晚輩大師作品,
其中在入口左側長寬皆超過一公尺的大型人像畫作最吸引我,
可以說是整個展覽中我最喜歡的作品。
但頑固的我在當下硬是不想去看畫旁的說明,
使我至今還查不到那幅畫的資料。(有人可以告訴我嗎?謝謝!~)


展場


隊伍排到博物館外的人行道上。


後來,
我來到了西門町,拍拍照,看場電影。
傍晚下了場大雨,天色暗如無月的夜。


塗鴉。


拍了些照片。


閒置小販車上的燈。


美國街。


夜晚的火車站。

全站熱搜

Ma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