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年攝影家手扎在鹿港的人像外拍活動。

在學校攝影社參加過一次外拍活動,
手扎的鹿港外拍是我的第二次人像外拍,
也成了至今我最後一次參加的外拍活動。

對陌生人攀談街拍對我已經夠難了,
要面對「專門準備被拍的人」我更是手足無措。
我常開玩笑的說,人像外拍大概有七成的好壞決定在 Model 的素質,
其實想掩飾的是對於刻意安排姿勢的不舒服感。

我相信每一個鏡頭前的主角都有特色,
無奈我很難在不認識對方之前去抓到那與眾不同閃亮的點。
我喜歡拍阿公阿嬤,因為他們是我深深認識的人,
而且他們已經很自然地習慣我的鏡頭。


五年前的那天我一個人參加了這場外拍,
在場的攝影者沒有一位是我真正認識的,
除了幾位網路上有名的常客之外,
我大概只認識其他前輩手上昂貴的器材吧。

當時的我比現在更膽小害羞,
就算 Model 大方地讓我拍照,
我仍不敢將目光停留在她們身上太久,
用的最頻繁的鏡頭甚至是我最長的望遠鏡頭(210mm),
除了不敢去搶前排的位子之外,
我也有點閃躲 Model 的目光,
彷彿今天被拍攝的人是自己。

以這樣的心態當然不會有什麼好的作品,
這些照片留給我的是一種經驗,且總能讓我對人像外拍再思考一次。


非常粗糙的曝光吧,雖然想藉口因為第一次經歷反光板、閃燈的緣故,
但那時我的腦袋中幾乎一片空白。
雖然我本能地很想把這些照片藏起來,覺得有些丟臉,
不過,這就是我,也是我為何非常看重照片靈魂的濫觴。


有時後我甚至覺得,把對方拍的比實際醜是犯了錯誤。
但美醜是主觀的吧,我的主觀?還是我覺得其他人的主觀的主觀?


Pose 擺得好真得很不容易,所以我喜歡那種隨意捕捉的姿態。
當被拍攝者要求我:「攝影師要教姿勢啊。(這個帽子扣太大了)」
老實說在那種情境下,我往往很不願意按下快門....

時尚雜誌裡專業攝影師與 Model  呈現出來的畫面我真的很喜歡,
也想過學個幾招,無奈我不太適合那麼專業的調調,
嘿,我只是業餘的相機使用者。


也許是我的審美觀與大眾不同,
當然完美無瑕的外貌飾天之恩賜,
但我卻常被自然散發的光彩吸引目光,
而忽略了那些人們所說的外表的瑕疵。

例如我拍阿嬤,在觀景窗中很少看見她的皺紋、假牙與白髮,
讓我按下快門的是那一瞬間在我眼前融合在一起的時光節奏。


我害羞的按下了快門

我喜歡美麗的事物,我也不想撒謊美女在前自己完全不會心動,
甚至我覺得如果你不喜歡你的主題,你為什麼要拍下照片?
就像你喜歡某種光影,某種色彩,才構成了你喜歡的照片。
所以人像攝影對我而言,必須建立在與對方的互動上,
這樣我才覺得自己的照片有了些許靈魂。

反過來說,有時後我也不得已而拍下照片....(太誠實了會被打吧 XD)
不單單是對被攝者(拍人像時)的好惡,而是當下的感覺,
包括了自己的情緒,有時就是莫名的不對勁。


我印象中這是那天我拍的最後一張照片。
Model 累了一天,其他前輩陸陸續續離開,
這是我與這位 Model 那天最寧靜最接近的一刻。

現在回顧生澀的我,
有點彆扭也有些不好意思,
但這些照片使我更想拿起相機,
去面對人群,去面對我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gus 的頭像
Magus

magusmax

Ma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