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校長曾問我「國防役好不好?」
這是個尷尬的問題,因為我選擇了四年國防役,而有許多人卻沒有這個機會。
我說:「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耶,因為我是既得利益者。」


選擇服國防役的理由很多,也蠻平凡的,
例如不想當兵,不想浪費時間,不想和女朋友分別太久...
其實國防役也不輕鬆,公司主管(老闆)不一定比連長討人喜歡,
給你充分的自由時間不一定會好好珍惜,和女朋友依舊常常「意見交流」...

最重要的還是如何面對自己的生活吧。
受訓的三個月中我盡量學習班長教的技巧,以及鍛鍊自己的體力,
如果選擇國防役的理由是不想浪費時間,那沒道理白白浪費三個月吧?
雖然我還是很討厭前兩個禮拜不適應的感覺,不喜歡制式化的生活環境。
在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的情況下,
缺水一個禮拜趁著下雨撈取水溝積水儲存的日子;
一個月從新奇到抱怨到麻痺的打飯班工作...
日子過得好慢,慢的可以從單槓成績的進步來計數;
日子過得好快,快的可以從數饅頭到數放假到最後幾個小時。

撇開對國軍的看法、對政治的立場,
拍攝這些照片的時候我是以記錄這段生活的心情為出發點。
小巧的 Olympus XA 搭配 E100VS 與 Delta 400 兩種底片,
偶爾使用目測對焦和取景的方式拍照。
XA 在之前已經有點故障,即使設定為正常模式在按下快門後仍會進行自拍倒數,
使得我必須先估算快門啟動時間來預測拍照時機。
後來 XA 莫名其妙的復原了,但是變成機蓋闔上的時候卻仍可以啟動快門。
面對這些突發的狀況,我開始思考自己在拍些什麼。
如果我不能在心中那個時間點「瞬間」的捕捉下畫面,
那這些相機「隨機」拍到的影像能算是我拍的嗎?
如果以估測的方式取景,直到底片沖洗後才能見到成果,
攝影不就變成期待「未來」但卻又捕捉「過去」的行為?
那當下的我到底是扮演什麼角色?

我認為攝影不僅僅是按下快門就結束了,
從想拍、取景、調整設定、取景、按下快門,一直到底片的沖洗、放相、展示,
這一連串的動作才能呈現出完整的攝影本質。
缺少其中任一項的作品只是完成度不高的成果罷了。
回顧過去幾年來自己拍的照片,
僅有很少的數目有足夠的完成度而稱為「作品」。

於是在一百多張「影像」中,只挑出這二十一張照片,
稱不上作品的影像紀錄罷了。

也許以後我會在每張照片後加上說明,也許不會。

 


 

B&W 02

B&W 03

B&W 04

B&W 05

B&W 06

B&W 07

B&W 08

B&W 09

 

B&W 10

B&W 11

B&W 12

B&W 13

B&W 14

B&W 15

B&W 16

B&W 17

B&W 18

B&W 19

B&W 20

B&W 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gus 的頭像
Magus

magusmax

Mag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